谌宸

爬墙如跑酷

【维勇】孤身沉眠-01

一个哨向与ABO并存的时代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个已经被秒屏过一次的第一章

这里
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天加班,更新随缘

又想起来

前两年学校附近有露阴癖,躲在树丛里,专挑女孩子吓唬。碰到独身或者三两个出行的女生,就会蹭地站起来,骄傲地展示自己的下体

姑娘们大多落荒而逃

我遇见过一次

……但他真的太细小了,我实在没忍住,笑了一声

光天化日的,他也不敢干什么,于是我就走了

后来听说这人被逮了






——可他到底有什么好“骄傲展示”的啊???????

——就这么点【比划

我可能在各种意义上都不算一个“姑娘”吧 |・ω・`)

经常走夜路,难免遇到几个奇怪的人。

 

行道树长得太茂密了,路灯的光亮只能投下来两成。冷风刮得脸颊生疼。

迎面走来两个年龄相仿的男生,有点嗨。

“晚上有空吗?一起玩玩吧~”

停住脚步。

风里有酒味,他们看起来只是喝多上头了,没嗑药。

摸到口袋里的烟盒,磕出一根叼在唇间,娴熟地点上火,连手套都懒得脱。

十公分的女式烟,又细又长,轻轻夹在黑色小羊皮之间,红光诱人得很。

“这个月排满了,下个月吧。”

其中一个痴笑:“下个月就找不到你了。”

眯起眼睛:“那留个联系方式?”

“好啊。”他找到手机,打开通话页。

“182……”

火光一明一暗。

“6057……”

轻抬手指弹去烟灰。

“0049。”

“真是你的?”拇指移到绿色按钮上。

突然攥住他的领子,唇肉相触,舌尖灵活撬开齿关,含在肺里的剩余半口烟气吹进他的嘴里。

经常抽烟的人,口里总是苦的,也大多有点慢性咽炎,云遮月的嗓子。这哑就随着那口烟一起飘进他心里。

“等我走远了再打。乖一点,嗯?”

 

于是便顺利走远了。

 

反正号码是假的。


"Let's go out,Eddie.Drink the moonlight."

这种情话是真实存在的吗????
漫画毒液真的很撩了

恭喜IG!!!世界冠军!!!!

今夜我哭好大声

飞雪连天射白鹿
笑书神侠倚碧鸳

先生千古

【维勇】觅亡者

网易游戏《猎魂觉醒》AU

整理文件夹的时候突然翻出了半年前记的这个脑洞

趁还有点印象赶快写掉

大纲流速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维克多与他的队伍在应许平原上遇见了一位神秘的游骑兵。

那时候他们正与一条黑曜龙狭路相逢,龙口中喷出的雷索击中了队里的弓兵,让那人瞬间失去了作战能力。主输出之一倒下,战斗的形势顿时不乐观起来。维克多是统筹全局的领队,一振法杖,兜头洒了黑曜龙满脸的暴风雪。

他的本意是想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好让队友乘机撤退,话还没喊出来,破空之声从头顶擦过,两支褐色元素箭矢前脚跟后脚,直接从黑曜龙的眼睛里扎了进去。

局势立刻有了转机,游骑兵们一拥而上,宰掉了这条龙。

 

神兵天降的游骑兵看起来似乎刚过征兵年限——当然这年限也很低就是了。第二次兽潮来势汹汹,除了高天城的那些大人物,艾兰特王国里但凡能提得动武器的游骑兵,无论男女老幼,几乎全部上了战场。

小游骑兵勇利有一头柔软的黑发,眼神和顺,肩章是最低等的一颗银星。他那把弓很有意思,毒属性的,名叫觅亡者。

被黑曜龙击中的队友已经残疾,而队伍里不能缺少弓箭手。维克多在等待誓言要塞的增援和吸纳这个陌生孩子之间权衡再三,最终选择了后者。

他们就这样一起上路了。

 

勇利是个好弓兵。他足够灵活,懂得怎么去钻巨兽的空子。他似乎对每一种巨兽都很了解,知道它们的属性,也会预判它们的进攻动作。在他加入后,整个队伍轻松了许多。

然而兽潮愈演愈烈,游骑兵损耗得厉害,维克多的队伍不再仅仅负责应许平原的巨兽清扫。他们北上去过千年冰封的怒风山脉,又乘船横跨茫然海,到温暖潮湿的呓语森林,又到漫天黄沙的绝境沙漠。诸神创造的艾兰特大陆有无数绝美的风景,可惜诸神陨落之后,它们再也不属于人类。

兜兜转转,收割完烬龙、炎晶龙和虹龙,维克多奉命再度带队回到应许平原,迎战新出现的巨龙主宰豪雷龙。

战况惨烈非常,最终险胜。

晨风谷热烈迎接英雄凯旋,篝火烧到后半夜。维克多喝了一圈酒回来,眼见勇利坐在篝火边发呆。

他坐了下来:“怎么了?”

勇利却不说话。

他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

胜生勇利来自第三次兽潮,比现在晚了三十年。

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维克多:天亮之后,一条太古时代的巨龙主宰将出现在世人面前。这一战,迎敌者们走出城墙后,再也没有人回来。

而维克多是整个第二次兽潮最璀璨的明星,是本该成为大导师、引领所有游骑兵的人。

勇利说不出口。

他只能陪他一起走上战场。

 

结局已定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喜欢共死的可以看这个结局:最后勇利救下了维克多并回到了自己的时间线,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巨龙主宰的尸体前,大导师维克多在他身后。

嘻嘻


设定是最后的巨龙主宰有时空跳跃的能力,会在第二次兽潮和第三次兽潮之间不断跃迁,要两边一起磨才能把它磨死。勇利属于站得太近被带走了,误入了第二次兽潮的时间线。

什么?弓兵为什么会站得太近?

因为我喜欢站近一点,远了的话BOSS一个走位就到技能范围外了【围笑

以及觅亡者真的很好用


游戏是好游戏,就是太TM肝。我都位阶122了,被灾雷龙直接劝退

一些琐事

逛完街,G先生陪我走回家。
两个多月没见,于是天南海北地聊。
正好聊到考研。
他算了一下,说,你也就剩四百多天了。
我说,感觉跟高考似的。
他说,还是有点区别。打个比方,做面点:高一教你和面,高二教你调馅,高三教你怎么包饺子,高考即便不考饺子,那最起码也是个包子——都是有皮有馅的。再发挥,也是在框架里发挥。
他又说,考研就不一样。考研是要你呆在黑厨房里,自己去摸。这个摸着像面,和了;那个摸着像馅,调了;再瞎鸡儿搞一搞。开灯,弄出啥来就是啥了。

我当时听就一乐,晚上洗澡的时候却又想起来了。
可见G先生虽然大部分时间很沙雕,但有时候,还是可以看出一个成年人独特的见解的。

我吹完头发,又想起之前去南京的时候发生的事。
应该是在逛完先锋书店以后,去吃凌晨场的海底捞的路上。
聊到文学。
G先生来者不拒,比板砖还厚的艺术史(此君专业是会计)都能啃得完,我就不行,别的不说,对日本文学我就不太有耐心,不知道为什么。
G先生说,虽然我膨胀,但也不能瞎吹。我对中国传统文化不太感冒。
我一下找到了优越感,当即给他背了一小段《道德经》和一小段《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》。
——大概是天太热,有点上头。
G先生表示折服,还稀稀拉拉鼓了掌。
然后说,你看看你:九年义务教育,三年高中两年大学,文化素养这么高,然后呢?还不是天天沉迷男男走后门。
我哑口无言。

还是在南京,又一天,我嘴上闲着,于是给他讲山海经。
讲到应龙,这位老哥眉飞色舞起来,说,应龙?马应龙??
然后给我普及了一下老干妈和马应龙在美国监狱里携手并进、共创辉煌的故事。
他说故事真的太好玩了,新街口地铁站24号出站口大概有五百米长,我足足笑了五百米。
然后走完台阶,一抬头,就看见路边立着马应龙的广告牌。
我差点笑跪了。